上週學生佔領立法院,我才知道這起黑箱事件。從一個不看電視的電玩阿宅變成一個鎖定壹新聞的電視兒童。
看到若葉PO了一篇超長的認真文,我也不甘示弱的在八卦板PO了一篇廢文支持反黑箱服貿。

沒辦法,我現在的腦容量只能寫幾句這種廢文表示支持反黑箱運動了。

然而事情的演變卻變得越來越奇怪。一開始似乎是反黑箱,但不知道為什麼,變成了反服貿。

反黑箱的時候吸引很多人潮,畢竟程序不正當就是一種很明顯的錯誤,能普遍的激怒各方人士,吸引人潮走上街頭。

但根據一些去現場的人指出,自己一開始是因為反黑箱去靜坐的,但到了現場之後,發現氣氛已經變成反服貿,更有一些獨派人士趁機把這場運動變成自己的場子,到後來如果有人表達自己反黑箱但其實並不反對服貿,就會遭受到異樣的眼光。

其實對於服貿我並不反對,但也不代表我支持,因為我根本就不懂服貿是啥鬼。完全不懂的事情又何來支持或反對呢?
我反對的是黑箱,反對不按照程序,反對立委胡搞瞎搞。

人往往高估自己的影響力,以為群眾跟著他走,就是百分之百的認同他所有的想法。
但事實上大家只不過是「大方向相同」而走在一起,細節上還是有相當多的不同。
想想看,就連如膠似漆的情侶都不見得能百分之百認同另一半的所有想法,兩個人只不過是因為大方向相同而在一起,其餘的不同就要靠磨合。
所以,這個社會才要如此的強調「尊重」、「溝通」、「包容」,正是因為世界上沒有兩個人的想法會是百分之百一樣的。
當你說:「不行你一定都要聽我的」,除非你能給對方很多利益包養他,否則兩人最後就會分道揚鑣。

我想起洪仲丘事件,25萬人上街頭。
因為這個軍中霸凌事件不分黨派(無論藍綠支持者都受不了這種爛事)
不分年齡(老人被欺負過早已有滿腔怨怒,少年人深怕將來步入洪的後塵)
不分性別(女性雖不用當兵但她會有兄弟和兒子,誰想要活兒子變死兒子)
而當時國防部很明顯地想搓掉這起霸凌事件,激怒了跨越各領域的所有人...大家上街頭要求政府要給洪家一個公道,嚴懲幕後黑手,斷絕軍中霸凌風氣。 (至於幾個月後的結果...就算了不提也罷...最後還是被爛政府搓掉了)

這25萬人其實不是每個人的想法都完全相同(有人認為應該要趁機廢除義務役,有人認為還是需要義務役只是軍紀敗壞須大整頓,有人認為一切都是馬政府的錯...等),但是大方向都是差不多的:「痛恨軍中霸凌」
是這個超大的方向才能號召如此龐大的群眾。

如果辦活動的人在大方向上趁機綁上自己的訴求,比方說廢除義務役,然後順便反馬政府...等等,那麼願意和你一起走上街頭的人數就會銳減了。

近年媒體經常用「泛藍」、「泛綠」來稱呼藍綠兩端,正是因為即使同樣是藍,同樣是綠,層次依然有很多不同的變化,就像光譜一樣。所謂「泛藍」、「泛綠」只不過是大方向上的稱呼罷了。
同樣是藍,有人是親共也親中,有人是反共不反中,有人對兩岸關係沒意見但反對大閩南主義......
同樣是綠,有人堅持台灣國,有人認同中華民國,有人對兩岸關係沒意見但歷經過戒嚴時代痛恨國民黨,有人只是單純看軍公教不爽.....
反對大閩南主義不代表親共,反對國民黨也不代表支持台獨。
複雜的族群,複雜的因素,造就了太多的不同。

回過來看反黑箱服貿事件,喊出反黑箱,可以號召很多人。
但是綁上反服貿之後,支持者可能會減少一半。若再綁上反中國,反國民黨...一條一條綁上去,族群逐漸限縮,最後支持者還會剩下多少呢?
服貿背後牽涉的利益太過龐大,其實就連綠色立委也沒幾個敢說「反對服貿」,只敢說「反黑箱」或是「支持學運」或是「退回服貿」。(注意,退回服貿也不代表反對服貿,這聽在金主耳裡是不一樣的)

那天看到行政院長江宜樺想藉著那個場合好好演說一下,卻被學生「掌聲恭送院長」。
學運召集人的策略可以理解,畢竟這麼一個熱鬧的場子、全國電視台都在關注的場子,是他們努力拼幾天換來的。
所以「我們的時間很寶貴」,憑什麼讓你在這個場子說你想說的話呢?
所以只要江宜樺沒說出他們想聽的話(退回服貿),就直接中斷他,讓江無法如意打廣告。
對他們來說,讓江「念咒語」實在太危險,念完咒之後,萬一有人被江的口才說服可就不妙了。
但對於認真想聽江宜樺怎麼說的人,可能就很失望了。
無論是在看電視的人或是在現場的人,一定有人是真的想聽看看江要怎麼解釋為什麼不能退回服貿。
我想最後學生內部意見分岐是可預見的。

把溝通的底限踩得很硬不是不行,非我族類通通趕走不是不行,但是要有孤軍奮鬥的覺悟。

 
創作者介紹

池亦真的家

sandra800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